绥化在线,绥化新闻网,绥化信息网,绥化信息港,绥化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绥化历史 >

“片面之瓷”话宣城之三(下)

时间:2018-01-13 20: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ubvhb.cn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150期 宣州自古“诗酒”地 —— “片面之瓷”话宣城之三 陈 亮 我痴迷古瓷,喜好从旧城改造的工地去发现、去追寻一些看得到摸得着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150期

宣州自古“诗酒”地

—— “片面之瓷”话宣城之三

陈 亮

我痴迷古瓷,喜好从旧城改造的工地去发现、去追寻一些看得到摸得着的残瓷碎片,这几乎成了我工作之余的全部**好。十余年来,我利用双休日、节假日起早摸黑跑宣城老城改造工地,亲手采集了一万多件埋藏于地下各个时期的古瓷标本,通过对这些标本的进一步整理,我发现宣城老城的九街十八巷地下文化层中,最多最普遍的标本,要数饮酒****了,盛储器、温煮器、挹取器、斟灌器、饮用器等应有尽有,其中盛酒器有缸、罂、尊、瓶、缶、壶等,饮酒器有杯、盅、壶、盏、碗等等。现按各朝代先后顺序,撷取一些有代表**的标本,初步作一点介绍和探讨。

宋、元时期亦选六幅图片标本稍加商榷:

图十二

北宋白瓷瓜楞执壶,高17、8公分,口径6、6公分,底径6、7公分,长喇叭口,瓜楞腹,疑是繁昌窑或泾县摇(窑)头岭一代的产品,腹部粘有窑渣,欠精致,应为普通百姓饮酒的斟灌器。

说到这类酒壶,忽然想起北宋张耒的《田家》诗:“社南村酒白如饧,邻翁宰牛邻媪烹。插**野妇抱儿至,曳杖老翁扶背行 淋漓醉饱不知夜,裸股挚肘时欢争。去年百金易斗粟,丰岁一饮君无轻。”这是一首歌颂丰年,描写农民欢聚的诗。他虽因“元祐党籍”案牵连,移知宣州,而关心体察民情未改。

宋代的“社”是指供奉土地神和五谷神的地方。村酒已经酿好,邻翁宰牛,邻媪烹煮。农妇头上插**,抱着孩子来,老公公拄着拐杖,抉着腰来。有的露着大腿,有的挽着胳膊,又吃又喝,痛快了一夜。社日也是宋代劳动妇女的节日,在这天,她们可以停止针线活。宋人黄公绍词曰:“年年社日停针线,怎忍见、双飞燕?”宋代村妇们在这一天与男人们一起大吃大喝,共享社酒、社肉,一同分享欢乐。

图十三

宋影青瓷镶银口杯标本,高5、9公分,残宽9、2公分,底径3、5公分,内底印有菊**一朵,杯口镶银,应为较高档次的饮酒杯。杯中的菊**秋意,与朱熹的同榜进士、宣州人陈天麟的《舟中》诗相吻合:“湖阔帆风饱,山长眼力疲。晚凉行进酒,秋色最宜诗。”诗中描绘了一幅湖中泛舟,进酒赋诗的秋景图,湖阔山长,风高帆鼓,晚凉酌酒,秋色赋诗。

其实宋元时期在宣州,饮酒赋诗、叙事言志的风气和唐代一脉相承,而且更具本土化,诗酒文化深深扎根,枝繁叶茂。邑人宋诗开山祖梅尧臣的许多诗篇里,都记录了当时的酒与诗的交融,如:“山僧邀我辈,置酒比陶潜”;“我饮虽不多,杯杓安可阙”;“却入舟中饮,无令盏尽迟,须拼一日醉,便作数年期”;“三更醉下陵阳峰,平湖溪上去无踪”;“笑处岩相答,归时酒在颜”。邑人、著名诗人周紫芝的词:“欲醉江梅兴未休,待篘春瓮洗春愁。”“对酒情怀疑是梦,忆**天气黯如秋。”等等。篇幅所限,不多赘述。

图十四

元代青白瓷执壶,高11、8公分,口径5、6公分,底径7、2公分,小****长流长柄,为**金银器风格,属略显贵气的斟酒壶。

图十五

元代高足杯杯足标本。这是元代高足杯杯足的“集体照”,它们是在大唐****售楼**さ兀ㄔ懦枪凹敲拍冢┐胁杉降摹

有记载说这里曾是宣州(宁国)卫戌营地,是否属当时守备官兵出征时 “摔杯壮行”的遗存,尚难肯定,但从杯的较大容量看,要么这批饮酒者酒量大,要么元代蒸馏酒发明后一时还不够普及,喝的还是老酒。

明代**物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载:“烧酒非古**也,自元时始创,其**用浓酒和糟入甑,蒸令气上,用器承取滴露,凡酸败之酒皆可蒸烧。近时惟以糯米或黍或秫或大麦蒸熟,和曲酿瓮中十日,以甑蒸好,其清如水,味极浓烈,盖酒露也。”这段话,除说明我国烧酒创始于元代之外,还简略记述了烧酒的酿造蒸馏方**,是迄今关于蒸馏酒的最为明确记载,颇为可信。

图十六

龙泉窑元代高足杯,高8、3公分,口径11。5公分,底3、8公分,口残,釉青翠。

图十七

龙泉窑元代卧足小杯,高3、3公分,口径8公分,扁平底卧足,青釉肥厚且开片,小容量,可能属高度蒸馏酒饮用杯。其卧足与扁平的造型,疑似可用来“曲水流觞”。

如今宣州南湖贡村仍保存一尊国内罕见的元代 “流觞台”,台由三块巨石组成,台面刻有“贡”字形沟槽,以营造“曲水流觞”之优雅场景。元曲大家张养浩曾用“十亩芳园尽种**,客来觞咏乐无涯。”的诗句给予描绘。

“曲水流觞”是上巳节中派生出来的一种习俗。那时,人们在举行祓禊仪式后,大家坐在水渠两旁,在上流放置酒杯,任其顺流而下,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即取饮,彼此相乐。“觞咏”即边饮酒边赋诗,从这尊窄小的觞槽宽度看,只能漂流小容量的酒杯,可能是“觞咏”时用蒸馏酒待客。值得重视的是,这尊“流觞台”是宣州“诗酒”文化很有价值的历史见证。

最后想用六幅图片引出一些宣州(宁国府)明清时期的“诗酒”名篇佳句。

图十八

明代青**人物高足杯.,高9、5公分,口径8公分,底径4、2公分,竹节高足,主题纹饰画名士骑马,童仆携琴,匆匆访友,**佛与邑人、明代藏书家梅鼎祚访友访书的****相像。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