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在线,绥化新闻网,绥化信息网,绥化信息港,绥化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绥化汽车 >

珲春离奇车祸线索少 七辆车中找出肇事车

时间:2018-01-14 03: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ubvhb.cn
2012年一个冬日,6点05分,距珲春市区几十公里外的三道沟。一辆拉煤的大货车停在路边,两人倒在车旁。一辆卡车路过,司机发现后马上报**。其中一人已当场死亡,

2012年一个冬日,6点05分,距珲春市区几十公里外的三道沟。一辆拉煤的大货车停在路边,两人倒在车旁。一辆卡车路过,司机发现后马上报**。其中一人已当场死亡,另一人处于昏迷状态,送到医院抢救未醒,于当晚6点死亡。

民**勘查,现场没有其他人证,没有其他车辆,没有刹车等痕迹,只有一个喷灯。

他们是谁?发生了什么?是车祸还是谋杀?

他们是谁

珲春**方很快确认二人身份,车主陈某,系胸腹部与钝**物体撞击,致胸腹腔脏器严重损伤而死亡;司机张某,系头面部与钝**物体撞击,致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二人开这辆车运煤。

一个汽车修理部师傅提供信息:事发前一天晚上,陈某找到我说车在老黑山坏了,让我去修理。我开着皮卡车拉着陈某,到车坏的地方是晚上10点多,是油路冻坏了,一直修到后半夜1点多才修好。之后,陈某上了大货车,我开车回珲春了。5点半左右,陈某给我打电话说车在三道沟附近又坏了,在烤滤芯和油箱。6点半,我再给陈某打电话,他就不接了。

七辆车

5点半到6点05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无人目击,附近也没有监控录像,只有出珲春市区时有一个监控****头。**方通过出城入城监控,发现了7辆有可能在事发时间段经过事发现场的车,然后几经辗转,找到当时车上的司机或坐车的人。

第一辆:拉煤货车

司机王某:当天早晨大概5点50分,我驾驶拉煤的大型货车到事发地点时看见那辆车停在路边,司机朝我借喷灯。我打开双闪把车停在那辆车的前面,把喷灯加上油点着后给了他,就走了。

第二辆:皮卡车

司机王某:当天早晨,我和姐夫霍某一起从珲春市里开车到春化镇兰家子挖蛤蟆沟,我在前面开皮卡车,姐夫霍某在后面开货车拉着钩机。行驶到三道沟时,看见和我相对方向,有两辆往珲春方向的用苫布盖着的大货车在路边停着,前面的开着双闪,有几个人在车旁,有一个人拎着喷灯。

第三辆:蓝色货车

司机何某:当天早晨我驾驶蓝色解放货车到四道沟林场拉运木材,同车坐着一位姓张的也到林场。在二道沟木材检查站附近超了一辆拉钩机的大型货车。在三道沟路口往珲春方向的坡上,看见有一辆拉煤车坏在那里,什么灯光也没有打开,停的位置有些靠中间。有两个人在车的左侧,其中一个人猫着腰好像在修车,会车时我的车时速有50公里左右,两车倒车镜之间有50厘米左右。会车后我通过倒车镜看了一下,因为天黑什么也没有看到。

第四辆:拉草货车

司机谢某:当天我驾驶货车在自兴村拉了一车稻草往五道沟方向行驶,在哈达门敬老院附近超了一辆拉钩机的车,5点半左右行驶到一松亭隧道100米左右时车熄火了(此处还未到事发现场)。此后拉钩机的车还有其他好几辆拉木头和运煤车都超过去了。我一直修车到8点多,修好后就往五道沟开了,没看见事发现场。

第五辆:拉钩机货车

司机霍某:当天早晨,我和内弟王某到春化镇兰家子挖蛤蟆沟,王某开皮卡车在前面,我开拉钩机的货车在后。先有一辆拉草的车超过我的车,又有一辆拉木头的空车超过去了。超车时路不太好,天还黑,我点了一脚刹车,拉木头的车从我车左侧超过去,那车的最后一根海天梁右端还蹦了一下。过了第二个山洞下坡时,我看到前方停着一辆车头朝珲春方向的拉煤车,到跟前就看到有两个人躺在那里,车底下有一个点着火的喷灯,我没有停车,靠右侧就过去了。过去后感觉有点儿不对,给内弟打电话,问他看没看到有个人躺在地上,好像是出事故了,他说不可能,他路过时有两辆车停在那里,有几个人在那里弄车呢。然后我就没停车。

第六辆:拉木头货车

司机赵某:当天早晨我开车到三道沟林场拉木头,行驶到事故现场时是6点05分,看到两人躺在拉煤的货车旁边,于是放慢车速停了下来,我后面的车也停下了,是那辆车上坐着的人报的**。

第七辆:拉木头货车

乘车人徐某:当天我乘坐张师傅拉木头的车从珲春往春化走,6点多到三道沟下坡时,张师傅说前面可能出事了,我看到路北侧停了一辆拉煤的货车,旁边躺着两个人,都快到中间黄线了。一个人身上没出血,另一个脸上有血。我马上拨打了110和120。

蓝色解放?

海天梁?

民**根据7人描述,将焦点聚集在第三辆和第四辆车上。

拉草车是否经过事发现场?

多人向**方证实,拉草车确实坏在现场之外,包括**方勘查现场的车辆和救护车。

那么,是那辆拉木头的蓝色解放货车?

调查中,众多司机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细节:他们看到,拉木头的空车,也就是那辆蓝色解放货车的后车厢上,一根用来固定木头的粗粗的铁**的海天梁窜出了车厢,随着车颠簸窜动。

第一辆车司机王某说,快到二道沟隧道时,对面方向来了两辆车,前面是矮顶的,后面的是高顶的蓝色解放双桥货车,那辆车最后一道海天梁向前倒了,左侧的支臂往左前方倾斜伸出有一米左右,“那辆车的海天梁差一点刮到我的车,我赶忙往右打舵躲过去了。”

此前拉钩机的货车司机霍某也提到了蓝色货车上的海天梁,他说:“我当时想这个海天梁这么大又重,如果掉了,我捡了都抬不上车呢。”

**方询问蓝色货车司机何某以及坐在车上的张某海天梁是否窜出车厢,何某说不记得,张某说有这么回事,何某方才承认。

何某说,到马滴达大桥时,天已经亮了,他下车准备解手,看到车上第四根海天梁窜出来了30厘米左右,支臂向前倾斜一多半,于是他让张某和他一起把海天梁扶正重新捆绑后,就往四道沟林场开了。

张某说,路上自己迷迷糊糊的,什么也没注意到,快到马滴达大桥时,车停了,何某在车下喊他说海天梁歪了让他帮着绑一下。他下车时发现最后一根海天梁左侧向前、右侧向后歪了,但是支臂没有倒,只是整体移位了。

那么,是那根海天梁惹的祸吗?

模拟现场

**方将何某的蓝色解放货车调来,让第一辆拉煤车的司机王某将几根海天梁按照他在当天见到的情形摆放,王某凭记忆摆放后,**方发现,最后一根海天梁向斜前方支出车厢左侧有半米多长!加上几个司机反映蓝色解放货车车速很快,海天梁一直在颠簸,因此**方怀疑,随着颠簸,这根海天梁很可能窜出更长,如果两车交会时距离不够远的话,这支出车厢的一大块粗铁,足以将站在两车之间的、毫无防备的二人撞倒。

痕迹鉴定

怀疑不够,需要的是证据。**方希望在海天梁上寻找毛发、衣服纤维或者可疑血迹等线索,但都没有发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