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在线,绥化新闻网,绥化信息网,绥化信息港,绥化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绥化交通 >

汕尾陆河县境内连国道都没 交通成发展死穴

时间:2018-01-14 03: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ubvhb.cn
没有高速公路,陆河人去哪儿都远—— 向南到汕尾要1.5个小时,向东往揭阳超过2个小时,西北往邻县紫金超过2个小时,东北往邻县五华超过2个小时,东南往汕头接近3个小时,西南往深圳、惠州要3个小时,到广州需要近5个小时! 陆河县内没有高速公路,只有一条

没有高速公路,陆河人去哪儿都远——

向南到汕尾要1.5个小时,向东往揭阳超过2个小时,西北往邻县紫金超过2个小时,东北往邻县五华超过2个小时,东南往汕头接近3个小时,西南往深圳、惠州要3个小时,到广州需要近5个小时!

陆河县内没有高速公路,只有一条省道穿过。资料图片

当昔日的贫困县正逐渐成为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的“新洼地”时,同属贫困山区阵营的汕尾市陆河县只能投以焦灼而渴望的目光。由于高速公路尚未开通,期待中的“承接双转移项目”进展缓慢。

在广东的高速公路版图中,陆河所处位置颇为尴尬。该县**谏俏病⒔已艉蜕峭啡兄洌一荨⑸钌堑榷嗵醺咚俅优月庸ㄏ蛳爻堑摹白詈蠹甘铩比闯俪倜挥写蛲ā

所谓“路通财通”,高速路网的建设对于提升偏远山区的区位价值、缩小地区间经济差距至关重要。“交通**约是陆河发展的死穴!”谈及高速公路的建设,陆河县副县长叶子美透露出几分无奈。

与其对比鲜明的是,珠三角核心区高速公路的密度已于“十一五”期末攀升至世界第二位,在全球仅次于纽约都市圈。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区和前沿阵地,广东的高速公路通车里程早已突破5000公里大关。

华丽的数据之下,陆河的尴尬亟须正视。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晨

实习生 黄燕银 廖语晴

发自汕尾

靠转移支付生活感觉很糟

既没有机场,也没有铁路,既没有国道,也没有高速。路不通,财怎么通?谁愿意总戴着贫困山区的帽子?

垂直相交的人民路和朝阳路,是陆河县城仅有的两条大道,用正常的步速一个小时内可以走完。“陆河的发展确实慢,除了本身位置条件不够好,交通也是个致命的问题。”这是南方日报记者在陆河调查走访时,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省交通运输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我省67个县(市)中,已有56个通达高速公路,尚未实现通达的11个县(市)主要分布在东西两翼和粤北山区,陆河位列其中。

“交通**约是陆河发展的死穴!”陆河县副县长叶子美说起交通问题时声音会下意识地提高:“陆河就是一座交通孤岛,我们既没有机场,也没有铁路,既没有国道,也没有高速。路不通财怎么通?谁愿意总戴着贫困山区的帽子?”

1988年,陆河设县,辖八镇一场脱离原来的陆丰。作为海陆丰地区的客家县,年轻的陆河时常有“被边缘”之感——汕尾在全省排位靠后,陆河在汕尾又排末端。2012年,该县预计生产总值43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15亿元,****消费品零售总额27亿元,几乎没有工业。这样的数值在珠三角地区和一个普通乡镇的水平尚有差距。

多年下来,交通闭塞带来的**约明显。叶子美介绍,陆河把发展工业当做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但效果差强人意。“交通不便对工业的打击是致命的,这几年搞的几个工业园都比较艰难,高速公路没有通,进驻的企业老板都要计算成本。其实陆河的地理位置并不边缘,是交通使得我们被边缘。”叶子美说。

陆河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朱昌赞感叹,因没有高等级的公路,陆河人去哪儿都远。“我们向南到汕尾要1.5个小时,向东往揭阳超过2个小时,西北往邻县紫金超过2个小时,东北往邻县五华超过2个小时,东南往汕头接近3个小时,西南往深圳、惠州要3个小时,到广州更需要近5个小时车程!”

陆河县一家高新工业园于2000年之后建成,但几年下来进驻的企业数量远未达到计划引进的数量。陆河县发展和改革局局长彭及才表示,办工业园、搞招商引资,陆河也下了很多力气,但交通不便的**约太大,路不通,企业很难请进来,就算来了也难留得住。

彭及才说,没有高速公路,别人前脚过来考察投资环境,后脚就去了附近通高速的县市。“陆河的交通太滞后,我们出去看了才发现,一个县不通高速公路是很少见的。高速不通,企业的运输成本太高,企业的品牌也难打响,资金、人才都难流进去。”

2011年底,揭阳潮汕机场启动,陆河人沮丧地发现,从机场到陆河县城只有上百公里,却不能高速直达。即将启用的厦深铁路也和陆河失之交臂,陆河至最近的高铁站仍需一小时的车程。现在,该县内仅有一条上等级的公路S335省道。逐渐被放大的“区位劣势”使得该县高速公路的需求更为紧迫。

汕尾市交通运输局表示,陆河的高速公路建设之所以落后,一个原因是省里规划该县“十一五”期间高速路网时相对滞后,另外汕尾属于经济落后的欠发达地区,无力完成建设高速的前期立项、可行**研究、审批等工作。而在财政充裕的地区,可以率先拿出资金完成这些工作,从而加速高速“落户”当地。

在叶子美看来,高速公路开通之日,就是陆河发展之时,对此他深信不疑。“省委省政府要扶持陆河,还得靠修路,就算每年给我们一两亿元也没有用,靠转移支付生活的感觉很糟糕,我们想自己发展!”

路不畅通“双转移”难转移

珠三角产业向粤北山区和东西两翼转移步伐明显加快,看着昔日的“兄弟”县发展越来越快,陆河也坐不住了

统计数据显示,广东省高速公路建设,在1992年产生的价值是21.8亿元,相应的GDP贡献值为0.98%;2007年,这两个数值分别是318亿元和1%,2010年又上升为970亿元和2.11%,“路通”和“财通”呈现出“水涨船高”之势。

对高速公路的渴望,陆河盼了很多年。陆河连续多年由县内的省、市、县、镇人大代表提出加强陆河交通建设的提案,但总是无功而返。今年省“两会”上,又有来自陆河的人大代表提到当地交通发展问题。

无论是产业转移还是国内市场的开拓,高速公路这个开路“急先锋”必不可少。

2012年,广东省委、省政府提出至2015年,全省基本实现高速公路“县县通”,这是促进全省经济****均衡发展的重要举措。在广河高速建成后,珠三角已经率先实现了高速公路“县县通”。

可能出于投资效益的考量,交通部门似乎对在粤东投资的兴趣并不大。朱昌赞介绍,贫困山区人少车也少,通行率自然比不上珠三角,考虑到收益问题,很少高速****愿意过来投资。“要是省政府和高速公路****不给力,我们当地没有任何办**。”

汕尾市交通运输局规划基建科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汕尾境内只有一条沈海高速经过,全境内高速公路长度为110公里,而珠三角、潮汕揭两处的高速路网都很发达,高速公路在汕尾境内形成了一道“肠梗阻”,逢年过节都堵车。

随着粤东西北地区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珠三角产业向山区和东西两翼转移步伐明显加快,“环珠三角产业转移带”正在加速形成,看着昔日的“兄弟”县发展越来越快,陆河也坐不住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